您的位置: 景洪信息网 > 历史

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十相隐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43:13

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十相隐杀

八月二十九日,清晨的一阵鸟鸣吵醒了独自一人睡在床上的菲儿,头非常疼,整个人都疲倦不堪。看了一眼窗外的阳光,想来这也是在圣斯塔利娜的最后三天了。

“咔——”

客厅没有人,餐桌上也没有见到准备好的早餐。菲儿摸了摸肚子,饥饿感很强,厨房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的痕迹了,估计冰箱里也不会留下什么食物。

旅行的最后三天,学院也暂停了课程,这座海岛很大,大多数地方还都没有去过,如果不想在这两个月内留下什么遗憾的话,这三天是学生和老师们最不容错过的日子。

离开了教工宿舍,城堡里异常安静,菲儿下意识地向花园走去,阳光透过走廊的窗户洒在她银色的长发上,闪耀的光泽就像是夺人心魄的妖精一般。

“呼……”一阵微风吹过,轻轻地撩起菲儿黑色的薄睡裙,这时她才回过神来,此刻眼前的花园已经是一片废墟,而自己的脚下也变成了残垣断壁。

“阿嚏!”菲儿揉了揉鼻子,抬头看着挂在天空中的太阳。许久,她才抱着双臂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星寒的治疗已经初步结束,住所也从协会的实验室搬到了圣斯塔利娜的岛上医院,生命暂无危险,但是魔力源以及禁力似乎都已经没有了起搏现象。这样的星寒,就算是某一天清醒过来,也只不过是一个没有魔法和异能的普通人而已……

萝丝的回归对处于现在状况的众人已经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,幽红的身份也已经确定下来,昔日的同伴已经变成了眼前最大的敌人,不得不去消灭的敌人。

零岚协会对于零计划的内容已经告知所有人,异能者猎人的藏匿diǎn也在几天前被发现,六碎刃中四人已经登场,过不了多久黑加尔天空就会下令进攻,而星寒之前所拥有的力量正是这场战争的关键。

“菲儿,睡得怎么样?”刚走过一个拐角,迎面碰见了正要去给艾莉莎送文件的幻夜。

菲儿diǎn了diǎn头,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

幻夜仔细地回忆了一下,指着医院的方向説道:“大部分都在陪着星寒吧,修蕾克丝他们应该在协会和天空大人商量进攻异能者猎人的事情。啊~真是的,我也想去看看星寒啊……”

菲儿咬着嘴唇,缓缓走向教工宿舍,幻夜转过身看着她的背影,问道:“菲儿你不去星寒那里吗?”

“哥哥没事就好了

,只要杀掉维多利亚,就可以帮哥哥报仇了……”

“菲儿?”幻夜皱着眉头留在原地,几天之内菲儿的变化实在太大了,整个人看起来都非常没有精神。

……

“天空大人,零计划的执行时间是今天晚上吗?会不会太仓促了diǎn,冰瞳她们这段时间没有怎么休息,突然参加战斗的话实力也会大幅度下降的。”修蕾克丝的手中捧着一块巴掌大的显示屏,有些不满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天空。

天空看了一眼布尔吉美身前的控制台,轻声问道:“吉美,派遣部队已经准备好了吧?”

布尔吉美回头有些愧疚地説道:“对不起天空大人,派遣部队在前几天和幽红斩的交战中已经损失大半,现在的战力恐怕不足以胜任零计划。”

“这样啊,那么修蕾克丝……”

“在。”

“这次的零计划由我出击,你们想办法消灭那些碎刃就好,至于幽红……就由我来对付。”天空的样子非常严肃,看起来不是在説笑。

修蕾克丝稍稍一惊,而她两侧的西泽和米娜也做出了相同的反应。

“天空大人,你真的要亲自执行零计划吗?如果……”西泽的话还没説完,便被天空一个犀利的眼神憋了回去。

“西泽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是新兵吧?”天空把右手的拇指放在咖啡杯的把上,来回地擦动着,直至变得有些锃亮。

“是的。”西泽diǎn了diǎn头应道。

天空微微一笑,接着问道:“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黑加尔天空有着什么称号吗?”

西泽猛地咽了一口唾沫,道:“十相隐杀——黑加尔天空。”

“那么你应该知道这个称号会赐予什么样的人吧?”天空示意布尔吉美把咖啡加满,抬着头看向西泽。

“在十头高阶肯托亚拉的包围圈中生存下来并完成击杀的勇者,天空大人,就算是这样,一旦出动这种力量的话,协会中会有很多人出现动摇的。”米娜突然站起来拍着桌子大声喊道。

天空双眼微闭,抿了一xiǎo口咖啡,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“什么……”米娜一时被憋得无话可説,只能无奈地坐回位置。

“好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了。”天空站起身来,转身走向一旁的房间,走到门口时才回头看了一眼控制台,“吉美。”

“在。”布尔吉美被突如其来的召唤感到有些茫然,快速地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“咖啡有些苦了,下次多加diǎn糖。”

“明白!”

太平洋上空七千米处,一架零岚协会的专属客机呼啸而过,银白的机身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飞驰在云海中的闪电一般。

“真是的,天空大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啊,就算是只有我们不也照样能执行零计划?”米娜用手托着下巴,透过窗户向外看去。

“他大概是害怕那两个未知因素吧。”修蕾克丝轻声道。

“未知因素?”米娜顿时来了兴趣,转头看向一旁的修蕾克丝。

这时西泽插嘴道:“碎刃六人只是出现了四个而已,也就是説天空大人的注意并不是在其他人的身上。从之前的事件中,不难看出维多利亚是个做事非常谨慎的人,如果她故意留下两张王牌来对付我们的话,零计划必然会失败。”

“也就是説为了增加战争的胜率吗?”

“大概是这样,不过……”西泽咬着手指,神色有些严峻地説道:“……十相隐杀这个称号,天空大人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提起过了呢……”

“十相隐杀,对了修蕾克丝,你们和天空大人应该是一届的新兵吧?”米娜离开位置,走到修蕾克丝的座位旁边问道。

修蕾克丝diǎn了diǎn头,但没有多説什么。

“虽然知道这个称号是赐予什么样的人,但是,一次性对付十头高阶的肯托亚拉一定很困难吧?”米娜见修蕾克丝没有接话,便自顾自地问道。

修蕾克丝皱了皱眉头,轻声道:“在我们那一届集训的第四天夜晚,地球的上空突然出现了十六只肯托亚拉,其中有十头都属于高阶。作为刚刚加入零岚协会的新兵,很多人对突然出现的怪物都显得非常没有自信……”

“原来你还记得啊。”

修蕾克丝瞥了一眼西泽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呢。”

“然后呢然后呢?!”米娜看起来兴致很高的样子,修蕾克丝看了一下飞机着陆的时间,还很充裕,只能先满足她一下了。

“集训时住的帐篷有很多都被diǎn燃了,那些怕死的士兵躲在里面,当然也没能成功地活下来。我们的教官为了掩护其他人撤退,准备一个人dǐng住全部的肯托亚拉,在奋力地拼杀掉一头之后也殉职了。”

“新兵们之中也有打算借这些肯托亚拉彰显一下自己的实力的家伙,不过在真正的战斗中也不过几秒就被杀掉了。直到最后,集训地只剩下了三个人,我和西泽,还有一个整天不怎么説话的男孩子。修洛劳丝姐姐你也应该知道的吧,新兵拥有的异能和魔力还仅仅只是个起步阶段,要像那些大魔导师们一样的战斗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“用了半个xiǎo时的时间,我和西泽配合在一起击杀了四头低阶的肯托亚拉。而就在我们的战斗结束时,那个男孩子已经一个人收拾掉了剩下全部的肯托亚拉。説实话,当时我们很惊讶,但是那个时候却丝毫没有注意他的战斗手法和使用的能力。在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,因为新兵空缺的太多,三百人仅有二十七名回到了总部,所以我和西泽也登上了比其他人更高的职位。”

“直到前一任会长因公殉职,新会长的上任典礼上,我们才再一次见到了那个人。他的名字叫黑加尔天空,是我们的新一任会长。在他上任不久后,我被提升到了最高总指挥官的位置,西泽也调去了最强的异能队担任队长。从那以后,天空大人就再也没有使用过任何能力,以至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力量到底是什么。”

米娜似乎没有太过震惊的感觉,只是靠在修蕾克丝的侧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修洛劳丝姐姐?”修蕾克丝试着唤了一声。

米娜回过神来,有些尴尬地笑道:“哦,对不起,刚刚走神了。这么説天空大人的能力你们两个都没有见过吗?”

西泽和修蕾克丝同时摇了摇头,米娜也打消了这个念头,回到座位上看着飞机着陆的时间。

修蕾克丝的心里很清楚,一旦飞机落地的一瞬间,真正的战斗就已经开始了,零岚协会和异能者猎人的最终决战!

龙岩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许昌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定西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龙岩男科
许昌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